沒有交通事故認定書能否認定為工傷?

guanbin 2021年7月5日16:29:42
評論

沒有交通事故認定書能否認定為工傷?

【裁判要旨】

在工傷認定程序中,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應當對相關證據進行調查核實。在交警部門沒有認定交通事故責任,唯一目擊證人前后陳述存在矛盾,且沒有其他現場證人和其他證據能夠證明交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被申請人即簡單推斷職工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關于“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的規定,并據此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缺乏足夠的事實依據,也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關于保護職工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和宗旨。

【裁判文書】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21)魯行再20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季*香,女,1952年1月14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山東省龍口市。

委托代理人富*巖,山東岳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住所地山東省龍口市東萊街道**。

法定代表人呂*丁,局長。

原審原告姜*祥,男,1943年7月1日出生,漢族,農民,住龍口市,系季*香之丈夫。

原審第三人龍口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住,住所地龍口市振興路**

法定代表人陳*忠,董事長。

季*香、姜*祥因訴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龍口市人社局)、原審第三人龍口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礦集團)工傷行政確認一案,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20年6月1日作出(2020)魯06行終122號行政判決,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季*香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21年3月29日作出(2021)魯行申159號行政裁定,對本案進行提審。本院提審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原告之子姜增雙于2018年10月8日上午7時左右,駕駛電動自行車到第三人龍礦集團下屬企業新新物業上班,由南向北途經龍口市徐福街道官曲加油站北處發生交通事故致傷,經龍口市人民醫院治療無效,于2018年11月6日死亡。2018年11月21日,龍口市公安局(龍)公(刑)鑒(尸檢)字[2018]237號刑事偵查大隊刑事科學技術室鑒定書鑒定意見為:死者姜增雙系顱腦損傷死亡。2018年10月17日,第三人龍礦集團以“姜增雙于2018年10月8日在上班途中發生非本人主要責任交通事故致傷”為由提起工傷認定申請。被告龍口市人社局于2019年4月22日作出龍人社工傷案字[2019]0336號不予工傷認定決定,對龍礦集團下屬企業新新物業職工姜增雙于2018年10月8日到單位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致傷死亡,不予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原告姜*祥、季*香不服該不予工傷認定決定,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龍人社工傷案字(2019)0336號不予工傷認定決定;責令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原審法院認為,(一)原告其子姜增雙受到交通事故傷害致死事實成立。(二)原告系姜增雙直系親屬,與用人單位的第三人龍礦集團具有同等的工傷申請人法律地位,具有本案的原告訴訟主體資格。(三)被告的工傷認定程序,原告沒有提出異議,應認定其合法性。(四)本案事故經交警大隊現場勘驗調查,沒有事故現場的照片及電動自行車的受損情況照片,無法查清道路交通事故成因;交警大隊對姜增雙所使用的交通工具電動車的受損情況、是否是與機動車相撞等情況并沒有做出說明,原告及第三人龍礦集團也沒有向被告提供其他能夠證明姜增雙發生事故是因與機動車相撞或者接觸所致;原告亦無法繼續取得人證或者其他類型的證據,可以確定交通事故責任。從原審法院調取的交警大隊肇事股的卷宗材料來看,有一張道路事故現場圖,一份道路交通事故當事人陳述材料以及一份周某的詢問筆錄,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證明,以上證據看,交警部門并沒有作出一個事故責任認定。(五)從庭審情況看,被告所作對證人周某的調查筆錄與交警大隊所做的詢問筆錄,周某的陳述存有差異。在原告沒有提供其他現場證人、電動自行車受損狀況和其他形式的證據可以證明交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從證據角度來看,只有一個證人證明現場情況是屬于孤證,在沒有責任主體的情況下,讓被告推斷出此次事故姜增雙負次要責任,不是被告的職責。(六)行政行為所依據的法律規則必須明確。本案中,被告沒有自由裁量權的依據。(七)原告所提供的案例不適用于本案,不作評判。綜上,被告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規定,判決駁回原告姜*祥、季*香撤銷被告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的龍人社工傷案字〔2019〕0336號《不予工傷認定決定書》,責令被告重新作出工傷認定的訴訟請求。

姜*祥、季*香不服上述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爭執焦點是姜增雙上班途中因交通事故死亡應否認定為工傷。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發生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一款規定,認定“非本人主要責任”,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或者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書為依據,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責任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姜增雙發生交通事故后,龍口市交警部門經調查,于2018年10月19日出具的“情況說明”和2018年11月10日出具的龍公交證字(2018)第90318號道路交通事故證明,結論為“現有證據無法查清道路交通事故成因”。被上訴人經調查,亦不能做出姜增雙是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傷害的認定。被上訴人據此作出不予工傷認定的決定,不違反上述法律規定。被上訴人在工傷認定過程中,對是否系“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傷害的認定,法律無舉證責任倒置的規定,亦無推定的規定,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無證據證實姜增雙受到的是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傷害,即應認定其為工傷的主張,不符合上述規定,不予支持。綜上,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訴請求依法應予駁回。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六條、第八十七條和第八十九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季*香以其申請再審事由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三)(四)項之規定為由,向本院申請再審。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是人社部門在道路交通事故責任無法認定情況下,如何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的規定,應否作出工傷認定。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根據該規定,在上下班途中,對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應當認定為工傷?!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交通事故現場勘驗、檢查、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鑒定結論,及時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交通事故的證據。交通事故認定書應當載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實、成因和當事人的責任,并送達當事人。對于道路交通事故成因確實無法查清,責任無法認定的情形,《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規定》第六十七條規定,道路交通事故基本事實無法查清、成因無法判定的,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證明,載明道路交通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地點情況及調查得到的事實,分別送達當事人,并告知申請復核、調解和提起民事訴訟的權利、期限。本案中,姜增雙發生交通事故后,龍口市交警部門經調查,于2018年10月19日出具的“情況說明”和2018年11月10日出具的龍公交證字(2018)第90318號道路交通事故證明,結論均為“現有證據無法查清道路交通事故成因”。交警部門依據調查作出的結論,并沒有認定姜增雙負事故的主要責任。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自受理工傷認定申請后,根據審核需要,可以對事故進行調查核實,用人單位、職工、工會組織、醫療機構以及有關部門應當予以協助……?!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等情形時,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責任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前述法律文書或者內容不明確的,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就前款事實作出認定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其提供的相關證據依法進行審查?!备鶕鲜鲆幎?,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可結合申請人和用人單位提供的證據進行調查核實。本案中,龍口市人社局經對目擊證人周某進行調查,并根據周某的陳述,認為姜增雙是從貨車后面竄出摔倒至路中央,應為自身駕駛原因所致,而非貨車超車將姜增雙撞倒致傷,因此姜增雙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的規定。但根據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被申請人對證人周某的調查筆錄與交警部門對周某作的詢問筆錄,周某的陳述前后存有差異。2018年11月3日周某在龍口市交警大隊陳述:“在大貨車的前方有一個騎電動自行車的男子與他順行,這個大貨車超過這名男子后這名騎電動車的男子就倒了?!?018年12月28日周某對龍口市人社局陳述:“見到一場大貨車從南到北行駛,突然有人騎著電動自行車從車后連反帶滾得從車后摔到路中央?!掖_定電動自行車是從大貨車后面穿出來的,而不是對撞的。應該是大貨車同向行駛,被大貨車刮了一下摔倒的。因為當時電動車沖出來的速度很快,不像是自己摔倒的?!?strong>在交警部門并沒有認定姜增雙負事故主要責任,唯一目擊證人周某前后陳述不盡一致,且沒有其他現場證人和其他證據能夠證明交通事故責任的情況下,被申請人即推斷姜增雙所受傷害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的結論,并據此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缺乏足夠的事實依據,也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關于保護職工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和宗旨。原審法院認為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并判決駁回申請人的訴訟請求,確有不當,應予糾正。

綜上,原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二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魯06行終122號行政判決;

二、撤銷龍口市人民法院(2019)魯0681行初40號行政判決;

三、撤銷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龍人社工傷案字〔2019〕0336號不予工傷認定決定;

四、責令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收到本判決之日起60日內重新作出工傷認定行政行為。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共計100元,由龍口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7月5日16:29:42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50.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