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勞動合同約定月薪5.5萬、公司主張1萬,法官咋判?

guanbin 2021年7月5日16:17:16
評論

總經理勞動合同約定月薪5.5萬、公司主張1萬,法官咋判?

司法觀點

員工曾擔任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股東、執行董事并全面負責公司業務,王某提交的約定月工資數額為5.5萬元的《勞動合同》即形成于上述期間。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一)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投資計劃;(二)選舉和更換非由職工代表擔任的董事、監事,決定有關董事、監事的報酬事項;(三)審議批準董事會的報告;(四)審議批準監事會或者監事的報告;(五)審議批準公司的年度財務預算方案、決算方案;(六)審議批準公司的利潤分配方案和彌補虧損方案;(七)對公司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作出決議;(八)對發行公司債券作出決議;(九)對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變更公司形式作出決議;(十)修改公司章程;(十一)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職權。對前款所列事項股東以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并由全體股東在決定文件上簽名、蓋章?!?/p>

從上述法律規定可以看出,董事、監事的報酬事項決定權是股東會,員工雖然提交了《勞動合同》,但仍應當就該《勞動合同》的產生過程承擔說明及證明義務,綜合審查員工提交的證據及X公司提交的反駁證據,可以看出員工未完成其舉證責任,不能得出其主張的工資數額系與X公司平等協商達成的一致結果。

相反,公司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和實際支付款項能夠相互印證,支持公司主張的月工資數額為1萬元。故,對員工工資數額的認定,采信公司的主張。

基本案情】

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人民法院【(2020)粵0309民初9207號】一審判決:力鴿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稱力鴿公司)向王某支付拖欠的2019年3月1日至2019年8月15日的工資25000元、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5000元。

王某上訴請求:1.撤銷原判;2.X公司支付工資302816.09元及經濟賠償金27500元;

裁判要點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系勞動爭議,二審爭議焦點有:一是王某的工資數額問題;二是拖欠的工資數額問題;三是經濟補償金數額問題。

對于第一個問題,王某主張其月工資數額為55000元,X公司則主張王某工作期間的月工資數額為10000元。

王某提交落款日期為2019年3月22日的《勞動合同》證明其主張的工資數額,X公司為反駁王某的上述主張,提交了其公司實際控制人劉某某與王某的微信聊天記錄及X公司實際向王某支付的款項。

本案中,王某曾擔任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股東、執行董事并全面負責公司業務,王某提交的《勞動合同》即形成于上述期間。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股東會行使下列職權:(一)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投資計劃;(二)選舉和更換非由職工代表擔任的董事、監事,決定有關董事、監事的報酬事項;(三)審議批準董事會的報告;(四)審議批準監事會或者監事的報告;(五)審議批準公司的年度財務預算方案、決算方案;(六)審議批準公司的利潤分配方案和彌補虧損方案;(七)對公司增加或者減少注冊資本作出決議;(八)對發行公司債券作出決議;(九)對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變更公司形式作出決議;(十)修改公司章程;(十一)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職權。對前款所列事項股東以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并由全體股東在決定文件上簽名、蓋章?!?/p>

從上述法律規定可以看出,董事、監事的報酬事項決定權是股東會,王某雖然提交了《勞動合同》,但仍應當就該《勞動合同》的產生過程承擔說明及證明義務,綜合審查王某提交的證據及X公司提交的反駁證據,可以看出王某未完成其舉證責任,不能得出其主張的工資數額系與X公司平等協商達成的一致結果。

相反,X公司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和實際支付款項能夠相互印證,支持X公司主張的工資數額。此外,一審判決亦對《勞動合同》及工資數額進行了分析,該分析邏輯清晰,符合常理,故此本院不再贅述。綜上,一審判決對王某工資數額的認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第二個問題,基于前面對第一個問題的分析,王某在X公司處工作期間的月工資數額為10000元。王某確認曾分別于2019年3月6日、2019年5月25日收到X公司的微信轉款10000元、20000元,其雖稱上述款項系X公司的日常開支,但未能對具體是哪些開支項目進行說明并舉證證實,一審對王某的上述主張不予采信并無不當,上述款項應作為X公司支付的工資予以扣除。綜上,一審判決對此事項認定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對于第三個問題,王某主張勞動關系的解除系因X公司長期拖欠工資而被迫解除,根據前面對第二個問題的分析,X公司確實存在未足額向王某支付勞動報酬的情形,故此王某有權解除勞動合同并主張經濟補償?;谇懊嬲J定的王某月工資數額10000元及工作時間,一審確定X公司應向王某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5000元正確,應當予以維持。

案例索引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粵03民終28336號。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7月5日16:17:16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31.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