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再審:寺廟的門衛值班休息時被小偷殺害,能認工傷?

guanbin 2021年10月11日12:17:32
評論

高院再審:寺廟的門衛值班休息時被小偷殺害,能認工傷?

?基本事實:

朱1、朱2的父親朱某(已故)系萬佛禪寺門衛,2016年10月27日晚23時許,加害人張某乘朱某熟睡之際,潛入朱某休息的萬佛禪寺西門南側簡易房(西門衛)內行竊,行竊期間被朱某發現,為阻止朱某報警,張某對朱某進行暴力侵害,最終導致朱某死亡。

朱1、朱2向市人社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經調查,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朱1、朱2不服,訴至法院,后法院作出(2017)蘇0411行初98號行政判決書,認為朱某當日在門衛休息時,于熟睡中被盜竊其財物的張某驚醒后殺害的事實,不屬于“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情形;也不屬于“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情形,遂判決駁回朱1、朱2的訴訟請求。

朱1、朱2提起上訴,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蘇04行終27號行政判決書,認為朱某在萬佛禪寺從事門衛工作,夜間也居住在禪寺內,朱某的被害與其從事的門衛工作存在著一定的因果關系。后市人社局根據該判決未再啟動調查程序,作出本案認定工傷決定并送達雙方當事人。萬佛禪寺不服,訴至法院。

一審法院認為:

萬佛禪寺安排朱某在白天為其照看西大門,并按月給予一定報酬,可以證明朱某在萬佛禪寺從事的是門衛工作?!豆kU條例》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組織和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應當依照本條例規定參加工傷保險,為本單位全部職工或者雇工繳納工傷保險費。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單位、基金會、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組織的職工和個體工商戶的雇工,均有依照本條例的規定享受工傷保險待遇的權利?!?/p>

萬佛禪寺作為宗教團體,依照《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辦理登記,應屬社會團體,與朱某之間構成勞動關系。對于朱某受害是否與履行工作職責有關,(2018)蘇04行終27號行政判決書已在裁判文書中予以充分說明。市人社局根據生效裁判文書的判決撤銷其行政行為并重新作出新的行政行為,屬于依法對行政行為的糾錯,并無不妥。綜上,市人社局所作認定工傷決定程序合法,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準確。依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萬佛禪寺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萬佛禪寺上訴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1、朱某被殺害并非因為工作原因或者履行工作職責;2、朱某被害時間是晚23點許,而且是在熟睡之際,無證據證明朱某晚上上班,故認定在工作時間被害無任何依據;3、朱某與寺廟沒有勞動關系,即便是幫忙看看西大門,也是因為寺廟將其收留,給予其住處;4、朱某之所以被殺害,是因為其交友不慎,晚上根本沒有工作任務,并非其工作時間。二、市人社局認定朱某屬于工傷是法律適用錯誤。前后兩次對于工傷認定結果完全不同,而依據和理由卻是相同的,適用法律都是同一條,故上訴人認為工傷認定適用法律是錯誤的。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一審判決并依法改判,由被上訴人承擔訴訟費用。

二審法院認為: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中,萬佛禪寺安排朱某負責照看寺院西門,并將寺內西門南側簡易房提供給朱某作為工作和起居之所。雖然萬佛禪寺西門主要作為白天運送修建禪寺宿舍樓所需建筑材料的通道,但不排除偶有晚間到禪寺內做法事的人員從西門出入需要朱某開門的情形存在。(2017)蘇04刑初10號刑事判決書亦載明,相關證人證實,案發當日17時至次日早上5時,萬佛禪寺南門關閉,廟里其他人員從西門進出。鑒于朱某遇害的萬佛禪寺簡易房既是其工作場所,又是其生活場所及門衛工作的特殊性,朱某的被害與其從事的門衛工作存在因果關系。故市人社局認定朱某的死亡符合認定工傷的情形并無不當,一審判決駁回萬佛禪寺的訴訟請求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萬佛禪寺申請再審稱,朱某只是萬佛禪寺收留的生活困難人員,并非該寺員工。朱某不是因工作原因受到傷害,而是在休息時間為保護個人財產被他人加害死亡。原審判決認定朱某被害和門衛工作存在因果關系沒有事實依據。原審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依法再審,撤銷原審判決,撤銷被訴工傷認定決定。

高院經審查認為: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履行工作職責受到暴力等意外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本案中,萬佛禪寺安排朱某負責照看寺院西門,并將寺內西門南側簡易房提供給朱某作為工作和起居之所。雖然萬佛禪寺西門主要作為白天運送修建禪寺宿舍樓所需建筑材料的通道,但不排除相關人員晚間從西門出入需要朱某開門的情形存在。生效刑事判決確認的證據證實,案發當日17時至次日早上5時,萬佛禪寺南門關閉,廟里其他人員從西門進出。鑒于朱某遇害的萬佛禪寺簡易房既是其工作場所,又是其生活場所及門衛工作的特殊性,朱某的被害與其從事的門衛工作存在因果關系。故常州人社局認定朱某的死亡符合認定工傷的情形并無不當。

萬佛禪寺申請再審主張,朱某不是萬佛禪寺的員工。經審查,朱某在萬佛禪寺從事門衛工作,負責照看該寺西門的事實足以認定。加蓋萬佛禪寺印章的《證明》明確,朱某于2012年4月29日到寺院門衛工作,工資每月900元,于2016年10月27日晚在門衛工作時被無辜殺害。該《證明》底稿有萬佛禪寺負責人親筆修改的內容。萬佛禪寺負責人在常州中院亦陳述,該寺西門只有朱某一個門衛,如果朱某有事離開該寺,需要安排其他人替他看門。萬佛禪寺否認上述《證明》的真實性、否認朱某是該寺員工,不能成立。

萬佛禪寺申請再審主張,朱某并非因為工作原因受到傷害,而是在休息時間為保護個人財產被殺害,不應認定工傷。經審查,現有證據能夠證實,萬佛禪寺的另一個門即南門,案發當日夜間是關閉的,廟里其他人員從西門進出。因此,萬佛禪寺稱案發時西門晚間沒有人員進出、朱某晚間不從事門衛工作,沒有證據證實,也與在案證據證明的事實不符。雖然張某供述是竊取朱某財物過程中將朱某驚醒,為阻止朱某報警將朱某殺害。但是,門衛在夜間值班過程中休息是常見現象,張某的加害行為不是出于侵犯用人單位利益的動機以及當時朱某處于休息狀態,并不能否定朱某是在從事門衛工作過程中受到傷害的事實。

綜上,裁定如下:駁回萬佛禪寺的再審申請。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10月11日12:17:32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262.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