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男友打理酒店生意 分手后索要工資

guanbin 2021年9月22日15:49:51
評論

協助男友打理酒店生意 分手后索要工資

女方基于戀愛關系為男友的公司“打工”,分手后能否向公司索要工資?近日,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寶山法院)依法審結了一起勞動合同糾紛案,針對案情具體情況依法認定公司無需支付該“女友”主張的工資差額。

王女士主張

2015年9月,某酒店公司經工商登記注冊成立,李先生為法定代表人。2017年4月至2019年12月期間,王女士在該酒店公司從事酒店管理等工作,雙方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

據王女士陳述,在工作期間酒店公司從未與其進行過工資結算,其也未向酒店公司索要過勞動報酬。2019年12月,王女士在離職后通過微信向李先生主張勞動報酬時,李先生提出按每年20萬元的標準向原告支付,但之后李先生未能實際履行。

為此,王女士于2021年1月曾提出勞動仲裁。經仲裁委裁決,以納稅明細詳情顯示的5000元/月的薪資標準,裁決酒店公司需支付王女士2017年4月至2019年12月期間工資16.5萬元。

王女士不服仲裁結果,將酒店公司訴至上海寶山法院,請求支付工資55萬元(按20萬/年的標準計算)。

庭審中,被告酒店公司辯稱

原告王女士與被告法定代表人李先生之間是戀愛關系,原告王女士是基于其同李先生之間的私人關系協助參與被告的經營管理?;陔p方的特殊關系,酒店營業款全部打入原告王女士個人賬戶,原告王女士的個人開銷也從該賬戶中開支,故要求駁回原告王女士的訴訟請求,但表示同意支付仲裁裁決的16.5萬元。

針對被告酒店公司的辯稱,原告王女士否認與李先生存在戀愛關系,只稱雙方是普通朋友,是李先生追求過王女士而不得,原告為被告工作并非基于私人關系的幫工,被告應如數支付原告工資。

且庭審中,原告王女士認可被告每月有30至40萬元的營業款打入其私人賬戶,該賬戶作為被告酒店營業所需開銷,但原告從未從該賬戶中拿過一分錢用于原告自身,該賬戶中目前尚有26萬多元的賬款。

被告稱原告的陳述與仲裁庭庭審中的陳述相悖。

為查明事實,該案承辦法官傅珺調閱了仲裁庭庭審筆錄,發現在之前的仲裁庭庭審筆錄中,原告王女士自認,被告每月將營業款打入原告私人賬戶,一般每月有幾萬至10萬不等的盈余,除了酒店營業開銷來自于該賬戶,原告王女士平時開支也來源于該賬戶。另外,原告在該筆錄中自認5000元/月的納稅標準為其向稅務局自行申報的個人所得稅。

此外,根據李先生庭后補充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證據材料,發現原告王女士與李先生以老公老婆相稱,聊天內容也涉及到諸多生活細節、情感私密等問題。

另外,原告王女士以其同李先生在2020年1月的微信聊天記錄來主張雙方約定原告工資年薪20萬,但實際情形是當時原告王女士稱沒錢用,李先生基于戀愛關系讓原告王女士按一年20萬先拿去用,并要求原告王女士列舉清單,雙方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無被告直接認可原告王女士20萬/年工資標準的內容。

上海寶山法院審理后認為

根據被告提交的證據,可認定原告王女士與李先生曾是戀愛關系。自王女士為李先生打理酒店后,雙方并未實際約定過工資,原告王女士基于私人關系為被告提供勞動參與經營,所有營業款也全部打入原告王女士私人賬戶,原告王女士除了支付被告開支外,其自身日常開銷來源于營業款,期間也從未向被告索要過勞動報酬,可見王女士的身份不同于為用人單位提供勞動、每月領取勞動報酬的普通勞動者,雙方按該模式實際履行已長達近三年?,F原告王女士在與李先生分手后,要求被告按20萬/年的標準向其支付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間的工資55萬元,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但被告對仲裁裁決的被告需支付原告王女士上述期間的工資16.5萬元不持異議,法院予以確認。

綜上,上海寶山法院依法判決被告酒店公司支付原告王女士上述期間工資16.5萬元。目前該案已生效。

“本案中,雖然原告王女士自始自終否認與李先生之間存在戀愛關系,但根據被告方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雙方稱呼親密,并經常聊情感類的私密話題,可見關系確實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圍,雙方為被告所稱的戀愛關系更具有合理性。此外,原告王女士雖在本案庭審中否認其個人開銷來自于營業款,但卻于仲裁庭庭審中自認過其每月日常開銷都從營業款中支出,王女士的陳述前后相悖,無正當理由推翻仲裁庭的陳述,故應以仲裁庭的陳述為準,因此可認定原告王女士在這近3年的期間已經拿了不少金額的錢款。原告從未向被告要過報酬,被告也從未向原告提出要求返還盈余款項,雙方按此模式已經實際履行長達近三年期間。故,原告王女士在雙方分手后,要求被告以20萬/年的標準向其支付工資,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但因李先生自愿向王女士支付仲裁確定的16.5萬元,基于其對自身權益的處分,法院可予以確認。”該案承辦法官傅珺解釋道。

需要注意的是

并不是說只要勞動者與被告法定代表人有了戀愛關系,被告就無需支付勞動者工資,還是要根據實際情況作出針對性的判斷。如果勞動者和其他勞動者一樣,向用人單位提供勞動,雙方財產不混同,工作與生活界限清晰,那么即便勞動者與用人單位法定代表人存在戀愛關系,用人單位仍需支付勞動者應當享有的工資報酬。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9月22日15:49:51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236.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