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主張過去18年的加班費,法院是否支持?

guanbin 2021年9月15日16:38:13
評論

員工主張過去18年的加班費,法院是否支持?

通過勞務派遣工作18年

向用工單位主張過去18年加班費

時間如此漫長

該主張能獲得法院支持嗎

基本事實

2000年4月1日至2003年3月1日期間,孫某與被告城管局建立勞動關系;2003年3月1日至2007年4月23日期間,孫某與案外人建立勞動關系,并被派遣至被告城管局工作;2007年4月24日至2015年2月28日期間,孫某與被告甲公司建立勞動關系,并被派遣至被告城管局工作;2015年3月1日至2018年2月29日期間,孫某與乙公司建立勞動關系,并被派遣至被告城管局工作。被告甲公司與乙公司之間不存在法律上的關聯關系。

孫某與乙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載明:合同期限自2015年3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孫某的工作內容為城管執法協管員,如屬派遣員工,孫某的用工單位為被告城管局;孫某與乙公司同意由用工單位按照標準工時制確定孫某的工作時間,即每日工作不超過8小時,每周工作不超過40小時,每周至少休息一日;孫某每月正常工作時間工資標準為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其他為超出正常工作時間的勞動報酬,如屬派遣員工,孫某遵循用工單位合法的薪酬福利制度。

關于2000年8月至2011年7月節假日、休息日、延長工作日加班工資,2011年8月至2018年2月節假日、休息日加班工資:孫某陳述在被告城管局工作期間,以前沒有考勤,近幾年才有考勤表格,具體開始考勤時間不清楚??记诒砀裆巷@示每月出勤天數。被告均主張孫某在職期間并無考勤。孫某2016年5月份至2018年2月份期間的具體工作時間為:上班時間為13:00-22:00,中間包含吃飯時間,每工作一天,休息一天,每月大概上班15天。被告主張孫某每日上班時間吃飯休息時間為1小時。孫某提交錄音光盤、2017年國慶節值班表復印件證明其加班事實。該錄音光盤無原件,被告不予確認。被告對值班表的真實性予以確認,該值班表顯示孫某在2017年10月5日至8日為值班人員。

孫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決被告共同支付:1、支付2000年8月至2011年7月節假日加班工資46256.64元;2、支付2000年8月至2011年7月休息日加班工資319036.80元;3、支付2000年8月至2011年7月延長工作時間工資191307.20元;4、支付2011年8月至2018年2月節假日加班工資5390.82元;5、支付2011年8月至2018年2月休息日加班工資69941.70元。

法院一審

孫某于2018年5月9日申請仲裁,關于孫某2000年8月1日至2016年4月31日期間的加班工資,孫某應當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孫某未能提供證據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對孫某主張該期間存在加班事實,本院不予采信,對其主張該期間的加班工資,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期間的加班工資,孫某主張該期間存在休息日和延長工作時間加班事實,應提供充分有效證據予以證明。孫某提交的錄音資料并無原件,且被告不予確認,本院不予采信。

孫某提交的值班表并未顯示孫某在2017年國慶假期有加班。且根據孫某每天工作時間以及每周工作天數,孫某該期間每周工作時間并未超過40小時。因此,孫某主張該期間的休息日和延長工作時間的加班工資,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孫某主張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2月28日期間,被告除2018年2月份春節期間的加班工資已支付外,被告未支付2016年6月9日端午節、2016年9月15日中秋節、2017年1月1日元旦和2017年5月1日勞動節共4個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并未支付。孫某主張其每月基本工資為2500元,被告主張孫某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為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每月多發的工資包含了加班費。本院認為,孫某主張其每月基本工資為2500元,但未能提供證據予以證明,且與勞動合同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本院按照雙方勞動合同約定,認定孫某的基本工資為深圳市最低工資標準。按照孫某的工作時間,每上一天班,休息一天,孫某在工作期間確實存在法定節假日加班的情形,但經核算,在孫某主張法定節假加班的四個月份,被告支付的工資大于應支付的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孫某要求予以補足,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孫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院二審

依據原審查明的情況,孫某自2000年4月1日起,先后與城管局、甲公司、乙公司建立勞動關系,被后兩個公司派遣至城管局工作。孫某及各用人單位均應依據法律規定履行各自的權利和義務。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三被上訴人是否應向孫某支付2000年8月至2011年7月期間的平時、休息日及法定節假日期間的加班工資,2011年8月至2018年2月期間的休息日及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

依據《深圳市員工工資支付條例》的規定,用人單位負責保管勞動者的考勤記錄及工資支付情況的時間為兩年,故對于孫某主張的2016年4月31日前的加班工資,應當由孫某提交證據予以證明。孫某一審提交的錄音,被錄音人也未明確確認孫某在此之前存在加班且用人單位未支付加班工資,不能作為孫某請求上述期間加班費的依據。即使錄音中體現出,城管局將之前的相關倉庫入庫記錄銷毀,因用人單位僅對兩年內的工資支付情況負舉證責任,其未能提交孫某申請仲裁之日兩年以前的工資支付憑證,無須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因孫某不能提交2000年8月至2016年4月31日期間加班及各用人單位未支付加班工資的證據,其請求上述期間的加班工資,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2月期間的加班工資,首先上述期間孫某是與乙公司建立勞動關系,并派遣至城管局,與甲公司并無關聯,孫某請求該公司承擔責任,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對于乙公司與城管局是否應承擔上述責任,本院分析如下:孫某二審時明確其請求的是上述期間休息日及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因孫某在此期間工作時間為上一天休息一天,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加班可以補休,因此,孫某該工作制度,實際上已將休息日加班調休至平時工作時間,其上訴請求休息日加班工資,本院不予支持。關于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孫某主張2016年6月9日端午節、2016年9月15日中秋節、2017年1月1日元旦和2017年5月1日勞動節的加班工資。依據乙公司提交的工資記錄表,顯示孫某轉正后月薪2,500元,并非勞動合同約定的最低工資標準,本院以此認定孫某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為2,500元/月,超過的部分為加班工資。因乙公司不能提交證據證明孫某上述法定節假日是否存在加班,本院依法采信孫某的主張,認定其上述法定節假日存在加班的事實。據此,孫某主張的四天法定節假日加班工資分別為344.82元(2500÷21.75×1×300%),僅2016年6月份少發了加班工資204.82元[344.82-(2640-2500)],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應當由用工單位城管局予以支付。

綜上,上訴人孫某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部分不清,處理不當,本院予以糾正。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1.撤銷一審民事判決;

2.城管局向孫某支付2016年6月9日的加班工資差額204.82元;

3.駁回上訴人孫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9月15日16:38:13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223.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