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騎車回女友住處,路上撞上電線桿,法院:算工傷!

guanbin 2021年9月2日11:28:39
評論

下班騎車回女友住處,路上撞上電線桿,法院:算工傷!

楊霄是大明公司員工。

2014年5月8日18時10分許,楊霄下班騎摩托車回女朋友紀小芙住處,途中遇小轎車時失控,與路邊的電桿相撞,楊霄當場死亡。

5月23日,交警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證明,不能確認小轎車與摩托車在事故時是否接觸。

后交警大隊委托司法鑒定所做車輛痕跡鑒定。5月29日,司法鑒定所作出鑒定意見:不能確定小轎車與摩托車事發時是否發生接觸。

因交通事故賠償一案,楊霄父親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經調解,小轎車司機自愿承擔同等責任,并就賠償達成協議,法院出具了民事調解書。

2015年10月13日,楊霄父親向成都市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

12月9日,市人社局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書,認為楊霄下班后系返回經常居住地受到的事故傷害,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第六項之規定,予以認定為工傷。

公司不服,申請行政復議,2016年3月23日,四川省人社廳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書,決定維持市人社局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

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市人社局作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及省人社廳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

【公司意見】

公司認為楊霄所受傷害不能構成工傷。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第六項之規定,上下班途中遭受事故構成工傷具有兩個前提:

1、在上下班途中;2、非本人主要責任。但楊霄的事故并不符合兩項條件。

首先擅自提前下班,行動路線與其聲稱的返回地點不符,市人社局在工傷認定決定書所稱楊霄下班后返回女朋友住處系經常居住地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

其次楊霄在交通事故責任劃分沒有有關機關出具的法律文書和生效裁決。楊霄所受到的傷害不應當認定為工傷。

【人社局意見】

根據當事人提交的社區居民委員會證明等證據,可以得出楊霄系下班返回經常居住地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關于交通事故責任劃分,根據法院民事調解書及情況說明等證據,雙方達成同等責任一致意見。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楊霄于2014年5月8日18時左右,雖然不是返回其住處,是從工作地前往女友家途中,是職工日常生活中合理的要求,且在合理時間內未改變“上下班”為目的的合理路線,應當認定為“上下班途中”。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第一條“人民法院審理工傷認定行政案件,在認定是否存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本人主要責任’、第十六條第(二)項‘醉酒或者吸毒’和第十六條第(三)項‘自殘或者自殺’等情形時,應當以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等法律文書為依據,但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事故認定書和結論性意見的除外”規定,楊霄在下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死亡,并無有權機構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結論性意見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等法律文書認定該交通事故系楊霄本人主要責任,屬于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傷害的情形,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的規定,應認定為工傷。

另外,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二款“職工或者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的規定,人社局向公司送達的受理工傷認定申請告知書中,已明確告知以上內容及后果,公司在工傷認定程序中,并未提交不是工傷的證據,因此導致的不利后果由公司承擔。

綜上,公司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依法應予駁回。

公司不服,向成都中院提起上訴。

成都中院于2017年2月15日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案號:(2016)川01行終880號)

【申請再審】

公司不服二審判決,向四川高院申請再審稱:原審法院沒有任何證據佐證就直接認定楊霄違反勞動紀律,擅自提前下班,無證駕駛摩托車返回”女朋友”家,發生本應當承擔全部責任的交通事故,屬于上下班途中所受交通事故構成工傷,與事實不符;原具體行政行為的程序嚴重違法,剝奪了申請人的舉證權利。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撤銷原一、二審判決并予以改判。

四川高院經審查后裁定如下:本案指令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案號:(2017)川行申587號)

【法院再審】

成都中院再審認為:

關于程序問題。市人社局作出工傷認定決定不構成行政程序違法。

關于經常居住地問題。就本案而言,楊霄是重慶人,戶籍在重慶,在公司所在地沒有購置不動產,只是在公司打工,而且時間只有兩個多月,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條”公民的經常居住地是指公民離開住所地至起訴時已經連續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的規定,在此情況下,楊霄在新都、彭州根本沒有法律意義上的經常居住地,只是一個臨時居所而已。

就臨時居所而言,本身就因臨時性往往不具有確定性,針對不確定的臨時居所,無論是村民委員會的證明,還是彭州市石匣社區的證明,均不能絕對確定哪個是錯誤的不應當采信。在案涉的(2015)09—616認定工傷決定書中,市人社局也沒有據此認定楊霄的經常居住地。

關于上下班途中的認定問題。首先,劉某華是公司員工,與本案顯然有利害關系,僅憑其證言不能認定楊霄在下午4點過早退的事實。其次,楊霄發生事故的時間為18時10分,公司正常下班時間為18時,在無充分證據證明楊霄提前下班的情況下,楊霄下班后10分鐘左右就因事故死亡,應當屬于下班途中的合理時間范圍內。事故地點距離公司約8公里左右,也屬于下班途中的合理范圍內。

綜上所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公司的再審請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法院判決如下:

維持本院(2016)川01行終880號行政判決。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案號:(2018)川01行再1號)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9月2日11:28:39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209.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