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高院再審:公司違法解雇,員工能主張恢復勞動關系嗎?

guanbin 2021年8月4日16:55:25
評論

廣東高院再審:公司違法解雇,員工能主張恢復勞動關系嗎?

司法觀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勞動者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繼續履行;勞動者不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或者勞動合同已經不能繼續履行的,用人單位應當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條規定支付賠償金?!奔丛谟萌藛挝贿`法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的情況下,勞動者可以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也可以主張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選擇權在于勞動者。

員工與公司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在公司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后,員工堅持主張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公司雖不同意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但并未提交證據證明與陳某的勞動合同存在客觀不能實際履行的情況,二審僅因公司主觀上不愿意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即認定雙方勞動合同不具備客觀實際履行的條件不當,公司應當繼續履行與陳某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基本案情】

陳某(女,1974年10月出生),于2009年9月16日入職深圳市西部公共汽車有限公司(下稱X公司),工作崗位為點鈔員。

X公司以陳某于2019年1-7月期間累計被記大過三次,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及公司規章制度相關規定,以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為由,決定于2019年7月24日解除雙方勞動合同。

陳某在2019716日簽字,并確認為自己書寫的《違紀經過紀錄表》載明:2019年7月12日早上,因自己糊涂,拿著手機在點鈔大廳門口打卡上班,監點張某說,不準拿手機,我一時心急說就打卡拿上去,結果張某從我手里搶去手機放在門口外,我有一點生氣,在13日早上打卡看見譚某某手拿手機放監點臺那里,我想起昨日張某搶我手機放地上自己心想也把譚手機拿起放大廳門口,過后想到不應該拿手機,做錯了,向譚某某道歉。12日中午點鈔大廳里說7月2日,張某某和譚某某吵架吵得好大聲差點打起來,但這事不是我造謠的,是復數員黃某某和錢某某兩人先后打電話告訴我的,如果不是這樣,7月2日我休息怎么會知道此事。12日中午點鈔工作沒完成,譚某某說先吃飯,飯后馬上下來,因自己原因有急事要直落工作完,當時自己不肯離開崗位,監點勸我先出去吃飯,心里不滿不肯離開,直到譚某某下來命令馬上離開,當時也只能離開,走過硬幣組那里坐著。2019年7月13日,只因自己聽別人挑撥說關于主管的流言蜚語令自己再次對譚某某不服,言語上辱罵她了,自己錯得一錯再錯,對譚某某一連串的指責確實不對。2019年7月15日,中午無理由沖去葉主任辦公室敲門打擾葉主任休息,我錯了,對不起,葉主任。經過多次敲門吵醒了葉主任出來跟我說,現在休息時間等會上班再談。由于我急著要處理沒聽葉主任勸導,堅持要談話,后來自己還做出沒禮貌的事情直呼葉主任的名字,說做了虧心事不敢面對員工。自己多次侮辱葉主任,在此向葉主任道歉,保證以后不再犯,不再侮辱葉主任及其他同事領導。望葉主任大人大諒原諒我沒心沒肺、大呼大叫的女人,保證以后不聽流言蜚語,辱罵領導。15日中午,因點鈔工作也沒能在12點完成,譚吩咐先去吃飯后馬上下來再工作,我同樣不服,坐在崗位,不離開。監點勸了多次直到譚下來勸離開崗位,上來二樓安全辦公室侮辱譚某某不配當主管,此職位買來的,都是當年譚某某升職有人說出聽到,都是有人故意傳播流言蜚語造謠之事,這些話是我氣惱時隨口說出侮辱譚某某,侮辱譚某某是不對,不應該隨手說侮辱別人的人格,在此我收回我自己說的侮辱的話題。從此不再有這種言語侮辱譚某某,希望譚某某不計前嫌原諒我。保證一定做好本職工作,不聽不信流言蜚語和造謠。

2019729日,陳某申請勞動仲裁,仲裁請求為:要求X公司與其恢復勞動合同,并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30萬元。

仲裁裁決恢復雙方勞動關系。

裁判要點

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X公司指控陳某三次嚴重違規事實,但其提供的監控視頻錄像沒有聲音,證人證言均有利害關系,不足以證明陳某存在嚴重違規情形,故X公司關于要求解除與陳某之間勞動關系的主張,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雙方的勞動關系應當立即恢復。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X公司單方作出解除與陳某的勞動合同是否違法以及如果X公司單方解除違法,是否判令繼續履行勞動合同。

關于焦點一,X公司以陳某20191月至7月期間累計被記大過三次,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合同,故根據法律規定,應當由X公司舉證證實辭退的合法性。

X公司主張陳某存在如下行為被處罰:

1.2019年4月13日惡意涂改、撕毀公司通知、公告文件,X公司按照“收銀中心獎懲條例”第四條第十一款對其記大過處分一次;

2.2019年4月28日對上級進行造謠、誹謗、辱罵、威脅、恐嚇,X公司按照“收銀中心獎懲條例”第四條第三款對其記大過處分一次;

3.先后于2019年7月12、13、15日發生辱罵、威脅、恐嚇他人行為,在公司活動中擾亂秩序,影響活動的正常進行,對上級進行造謠、誹謗、辱罵、威脅、恐嚇,X公司對其按照“收銀中心獎懲條例”第四條第三款記大過處分一次。X公司主張根據公司規章制度,累計記大過三次即可作出單方解除。

二審法院認為,對于第一次違紀行為的處罰,X公司雖然提交了調查報告、員工談話筆錄以及相關的處理通報,但均為其單方制作,且陳某本人對X公司的主張不予確認,故二審法院對X公司提交的上述證據不予采信。對于第二次違紀行為的處罰,X公司主張提交監控視頻為證,但監控視頻并沒有聲音,無法證實X公司的主張。對于第三次記大過處罰,雖然X公司提交了陳某簽字確認的《違紀經過紀錄表》《保證書》,其他員工書寫的《事件經過》證實陳某確實在2019年7月12、13、15日存在X公司主張的行為,但X公司卻對這三天的行為合并作出一次記大過處罰,故在前兩次記大過處罰的行為沒有合法有效證據證實的情況下,僅憑第三次的記大過處罰對陳某作出單方辭退的決定,并不符合X公司的規章制度的相關規定。因此X公司應當承擔由此產生的不利后果。

一審認定X公司單方辭退屬于違法辭退并無不妥,二審法院予以確認。X公司上訴主張單方解除合法,理由不成立,二審法院不予支持。

關于焦點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勞動者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繼續履行;勞動者不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或者勞動合同已經不能繼續履行的,用人單位應當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條規定支付賠償金。

在二審法院確認X公司單方解除構成違法解除的情況下,雖然陳某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但基于勞動關系具有高度的人合性,勞動關系的繼續履行應建立在雙方相互信任和合作的基礎上,需要的信賴程度較高,在雙方已起糾紛情況下,信任基礎已不復存在。

而且從X公司第三次處罰的違紀行為來看,陳某確實在平常的工作中與同事、領導矛盾較大。勞動合同在履行過程中,勞動者有償提供勞動力,與用人單位的生產資料結合,在此過程中,勞動者需要接受用人單位的管理,應當服從用人單位的具體工作安排,遵守用人單位的勞動紀律和規章制度,還需要與用人單位的其他成員之間團結合作,因此,勞動合同與其他合同相比在于其具有較強人身屬性,需要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彼此之間的信賴,從陳某自行書寫并簽名的《違紀經過紀錄表》內容可證明其在工作中言語上有侮辱主管、領導的行為,在平常工作中有大吵大鬧,嚴重影響工作秩序的行為,故二審法院結合本案案情認為,陳某和X公司的勞動合同客觀上已經不具備繼續履行的可能,且X公司工會基層委員會對于X公司單方解除的行為亦無意見,說明工會同意X公司作出的單方辭退決定。

一審判令恢復陳某與X公司的勞動關系不當,二審法院予以糾正。雖然二審不予支持陳某要求與X公司恢復勞動關系,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請求,但陳某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的規定,另行要求X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陳某申請再審稱,本案仲裁、一、二審均確認X公司違法解除與陳某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規定,陳某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X公司應當繼續履行,二審不支持陳某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主張錯誤。X公司與陳某的勞動合同不存在不能繼續履行的情形,應判決X公司繼續履行與陳某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X公司答辯稱,勞動關系具有高度人合性,需要的信賴程度較高。在陳某已與X公司產生糾紛的情況下,信任基礎已不復存在,雙方勞動關系已不具備繼續履行的可能。二審判決雙方勞動關系不再繼續履行,同時告知陳某可另行要求X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賠償金,并無不當。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另查明,X公司再審中確認,陳某原任職的點鈔員職位仍然存續,目前X公司點鈔員職位人數為25人。此外,陳某自X公司離職后,未從事其他工作。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為勞動爭議?!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零五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再審案件應當圍繞再審請求進行”,本院僅圍繞陳某的再審請求對本案進行審理。根據陳某的再審申請以及X公司的答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為X公司是否應當繼續履行與陳某的勞動合同。本院對此分析如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勞動者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用人單位應當繼續履行;勞動者不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或者勞動合同已經不能繼續履行的,用人單位應當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條規定支付賠償金?!奔丛谟萌藛挝贿`法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的情況下,勞動者可以要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也可以主張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選擇權在于勞動者。

本案中,陳某與X公司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在X公司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后,陳某堅持主張繼續履行勞動合同。X公司雖不同意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但并未提交證據證明與陳某的勞動合同存在客觀不能實際履行的情況,二審僅因X公司主觀上不愿意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即認定雙方勞動合同不具備客觀實際履行的條件不當,X公司應當繼續履行與陳某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案例索引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21)粵民再53號,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20)粵03民終12052號,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2019)粵0306民初32958號。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8月4日16:55:25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155.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