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申請超過了30天是否作廢?公司審批是否違法解雇?

guanbin 2021年7月26日15:24:49
評論

辭職申請超過了30天是否作廢?公司審批是否違法解雇?

司法觀點

員工于2018年10月25日遞交《辭職申請書》,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內對員工的辭職申請作出處理,員工在辭職預告期限(提前30日)屆滿之后繼續提供勞動,公司正常支付其勞動報酬,應當視為辭職申請作廢,雙方已就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協商一致。鑒于雙方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公司于2019年1月2日無正當理由解除合同,構成違法解除,公司應當支付員工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

基本案情】

尚某于2017年4月24日入職深圳某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X公司),雙方簽訂了書面勞動合同,其離職前12個月平均工資為人民幣28000元。

2018年10月25日,尚某遞交《辭職申請書》?!掇o職申請書》載明的辭職事由為“個人原因”、預定離職日期為“預計12月31日離職正常交接”、人事部意見處負責人簽名并落款日期為“2018.10.30”,總經理意見處為“同意”并落款日期為“2018.12”。尚某稱辭職申請書上只有姓名、部門、入職日期為其本人所寫,其他均非其本人所寫,經核對,其中預定離職日期處手寫字體、用筆與人事部意見處的手寫字體、用筆一致,該兩處文字有事后制作的嫌疑。

2019年1月2日,X公司向尚某發出《離職到期通知》,通知載明:“您于2018年10月25日提交的離職已獲公司批準,現批準你離職,因你工作性質及崗位的特殊性,工作交接的特殊性,限于2018年12月29日工作交接完畢,現請您接到本通知后即日來人力行政部辦理離職手續,您本人在此期間發生的任何情況均與公司無關”。X公司稱,尚某于2018年12月29日獲準離職,其后又到公司恐嚇跟拍,擾亂公司正常上班秩序,已嚴重干擾公司正常辦公,故公司再次于2019年1月2日發離職到期通知。尚某于2019年1月3日在該份通知上備注:“自己沒有辭職,不接受以上說法,是公司違法解雇”。

尚某稱,其遞交辭職申請書后,X公司對其進行了挽留,因此繼續留下工作,該份辭職申請已失效。尚某另提交了工作交接單,提交日期為2019年1月3日,證明其于2019年1月2日下午通過釘釘將工作文件發送給X公司副總賴永惠,X公司對該工作交接單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不予認可。

X公司在上訴狀中自認,落款日期為2018年10月25日的《辭職申請書》,預定離職日期欄目中“預計12月31日離職正常交接”內容系該公司人事部武某所書寫。該《辭職申請書》系X公司作為證據向一審法院提交。該公司在一、二審中沒有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已將上述內容通知尚某。

深圳市某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與尚某所簽《勞動合同》第九條約定,尚某若需離職須至少提前1個月提出離職申請。

加蓋有X公司公章的某集團《員工手冊》第1.72條:各部門管理人員轉正后,除了執行上述條件外,必須提前2個月書面辭職。該《員工手冊》系X公司作為證據向一審法院提交。該公司在一、二審中沒有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已將上述內容通知尚某或向其發放了該《員工手冊》。

裁判要點

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2019)粵0306民初21611號】一審認為,尚某提出辭職申請后,X公司應至少在30日內作出明確答復。該公司未能提交證據證明已于2018年11月25日前答復了尚某準予離職,明確通知尚某離職的時間為2019年1月2日。

X公司未在合理期限內對尚某的辭職申請作出處理,之后尚某繼續提供勞動,X公司正常支付其勞動報酬,應當視為辭職申請作廢,雙方已就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協商一致。鑒于雙方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X公司于201912日無正當理由解除合同,構成違法解除,X公司應支付尚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工資等。

一審法院判決X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112000元。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二審爭議的主要問題是尚某與X公司的勞動關系是因勞動者行使解除權而解除還是用人單位違法解除。

首先,用人單位不得限制勞動者依法行使勞動關系單方解除權?!秳趧雍贤ā返谌邨l、《勞動法》第三十一條均規定,勞動者有職業選擇的自由,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即可單方解除勞動合同。X公司要求勞動者辭職需提前兩個月書面提出,系對勞動者行使法律規定的單方辭職權進行限制,該規定如果未與勞動者協商一致,非勞動者自愿接受,其內容沒有約束力。

第二、沒有證據證實尚某接受了X公司設定的附加條件。爭議雙方持有的《勞動合同》約定,勞動者若離職需提前1個月提出。而X公司X公司單方向一審法院提交的《員工手冊》與上述內容不同,規定部門管理人員辭職需提前2個月提出。即使該《員工手冊》是真實的,X公司沒有舉證證明已向尚某發放了該《員工手冊》,或者至少已向其明示了上述要求。該公司舉證不能,應認定雙方并未就辭職需提前兩個月申請的內容達成一致。

第三、認定雙方勞動關系于2019年1月2日解除的證據更具優勢。尚某向一審法院提交的離職到期通知、工作交接單、與X公司行政經理、人力資源部經理離職前協商離職補償金的談話錄音、領取工資的銀行交易明細、社保繳費明細表等,形成了證據鏈,足以證明尚某雖于2018年10月申請離職,但未獲公司批準,雙方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直至2018年年末。而X公司為證明其主張向一審法院提交的主要證據是尚某的《辭職申請書》。X公司自認,離職日期欄目中“預計12月31日離職正常交接”內容系人事部武某所寫。該申請書由公司保存,不能排除上述內容系事后變造,也沒有證據證明公司確已通知尚某同意其離職及辦理離職手續的日期,該書證的證明力與對方提交的系列證據比較,顯然處于劣勢地位,不足以反駁對方的主張。另一方面,尚某完成的2018年11月、12月份工作內容也證實其仍在正常工作,并沒有辦理離職交接手續。

綜上所述,本院認定,尚某于2018年10月25日提出了辭職申請,但辭職預告期限屆滿后,雙方已就繼續履行原勞動合同達成一致。X公司沒有正當理由于2019年1月2日通知尚某解除合同,應承擔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法律責任。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7月26日15:24:49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144.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