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健生、廣州嘉權專利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江門分公司與勞動爭議一案民事二審

guanbin 2021年7月9日15:23:20
評論

胡健生、廣州嘉權專利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江門分公司與勞動爭議一案民事二審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原告):胡健生,男,漢族,1985年6月26日出生,住廣東省江門市江海區***********。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嘉權專利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江門分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江門市蓬江區******************。

前審經過

嘉權公司答辯稱:一審法院認定嘉權公司不需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是正確的。因為胡健生和嘉權公司解除勞動合同是基于胡健生嚴重違反公司制度而自己提出與嘉權公司解除的,嘉權公司并沒有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因此不可能產生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胡健生的訴訟請求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另外年終獎金為企業根據當年度的經營情況和員工的表現而酌定是否發放的獎金。胡健生在嘉權公司發放年終獎金時已離職且是因為嚴重違反公司制度而離職的,所以胡健生要求嘉權公司支付年終獎金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嘉權公司也并非所有的在職員工都有年終獎,何況是已離職的員工,還是嚴重違反公司制度而離職的員工。
嘉權公司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第三項,依法改判嘉權公司不需支付胡健生2017年11月工資;2、撤銷一審判決第四項,依法改判嘉權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競業限制經濟補償。事實與理由:
一、胡健生2017年11月份的工資是胡健生承諾支付給嘉權公司的賠償,嘉權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胡健生因嚴重違反公司制度,違規私下接受公司客戶的委托,為客戶代理專利代理業務,并收取費用的行為,給公司造成了業務的流失,因而受損。根據嘉權公司在仲裁和一審階段提交的胡健生簽字確認的《保證書》、公司正常營業價格的《專利服務基本收費》和胡健生關于其私下接受委托的清單等證據,可以明確胡健生離職時確認其私下接受公司客戶的委托給嘉權公司造成的損失“由公司按照正常營業價格計算后,從本人工資中扣減,多退少補”,且胡健生也確認了公司的正常營業價格和其私下接受委托的清單。因此嘉權公司根據胡健生確認的上述文件,計算出胡健生給嘉權公司造成的損失62500元,并從其工資中扣除,是基于雙方的約定的行為,嘉權公司不應再向胡健生支付其2017年11月的工資。另外,嘉權公司在仲裁、一審階段均提供了胡健生2017年11月工資條,明確胡健生2017年11月的工資構成,得出其應發工資為5812.5元,扣除其社保、住房公積金和個稅后的(嘉權公司2017年11月仍為胡健生購買社保和住房公積金),實發工資為5292.56元。一審法院不理會嘉權公司提供的證據,根據平均工資的方式確認胡健生2017年11月的工資為7899.14元是脫離了嘉權公司提供的證據作出的錯誤認定。
二、胡健生在離職時已與嘉權公司解除其競業限制約定條款,雙方不存在競業限制約定,嘉權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競業補償。一審法院認為胡健生在嘉權公司任職期間簽訂了《勞動合同補充協議書》(保密、培訓及競業限制協議),且在嘉權公司于2018年8月16日出具的《離職證明》中寫到“與公司簽訂有《保密、培訓及競業限制協議》”,從而判決嘉權公司向胡健生支付競業補償。但胡健生離職時,在其本人自書關于違規行為的陳述和其簽名的《保證書》中,都只是明確其遵守公司商密保密約定,均沒有明確其離職后遵守競業限制約定。鑒于商業秘密保密和競業限制約定均在同一協議上,嘉權公司有理由相信,胡健生離職時的意愿是只遵守商業秘密保密的約定,放棄遵守競業限制約定。且在《勞動合同補充協議書》中明確約定競業補償金是“通過銀行將款項支付至乙方(胡健生)指定賬戶上”,而胡健生離職后,一直沒有向嘉權公司提供過競業支付的指定賬戶。再加上,胡健生嚴重違規的行為在本質上是一種在職的競業行為。綜合上述情況,嘉權公司認為胡健生在離職時沒有遵守競業限制的意向,離職后也非自愿進行競業限制,雙方的競業限制約定已于胡健生離職時解除,嘉權公司不需向胡健生付競業限制補償。
胡健生答辯稱:第一,嘉權公司沒有證據能證明其損失,其要求胡健生支付賠償的依據不足而且在勞動法的領域勞動者應當承擔的賠償責任是直接的經濟損失,凡是間接地造成的損失勞動者是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的。第二,雙方勞動合同已經很明確約定了有競業限制的條款,根據司法解釋,勞動者履行了競業限制,公司就應該支付對價的競業限制經濟補償款。
胡健生向一審法院提出訴訟請求:1、嘉權公司向胡健生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73895.76元;2、嘉權公司向胡健生支付2017年獎金7700元;3、本案訴訟費由嘉權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判決:一、確認胡健生與嘉權公司在2013年6月3日至2017年11月30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二、確認胡健生與嘉權公司的競業限制規定于2018年10月解除;三、嘉權公司應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胡健生支付2017年11月工資7899.14元;四、嘉權公司應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胡健生支付競業限制經濟補償15244.88元;五、駁回胡健生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受理費10元,減半收取5元,由嘉權公司負擔。
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交新證據。

本院查明

一審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裁判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weinxin
江門國暉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號碼:15019897939,專業提供婚姻、債務、勞動工傷、交通肇事、刑事辯護等法律服務!
guanbin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7月9日15:23:20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renewjoplin.com/106.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